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第四届北京诗歌节大学生校园诗人群体成为绝对主角

  北京高校诗社:“抱团取暖”下的理想与浪漫

  ▲朱贝骨诗社合影

  ▲朱贝骨诗社获北京诗歌节“最佳高校诗刊奖”

  ▲诗刊

  ▲诗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现代诗歌的黄金时代,《神女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经典名篇层出不穷,舒婷、北岛、海子、顾城等优秀诗人纷纷涌现,因此在那时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群体中,通过写诗的方式来言志、抒情是一种时尚潮流,“诗人”在大家心目中更是一个崇高的称号。各大高校基本都创立有自己的诗歌社团,学子们对此也都报以极大的热情。据说这些诗社每每举办活动时,都能吸引成百上千人参与其中。

  然而随着时代的更迭和社会的演变,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娱乐的方式越来越丰富,诗歌也由此渐渐退出人们的生活。现在的大学生们成长于网络时代,早已习惯了网上追剧、电子阅读,亲友恋人间传情达意有朋友圈、微视频等更直接、更快捷的途径。在这么一个令人目不暇接、凡事以效率为先的世界中,年轻一代里还会有人喜欢读诗和写诗吗?答案是:有的!

  不久前举办的第四届北京诗歌节上,大学生校园诗人群体就成为绝对主角,来自十余所高校诗社的学子们和芒克、树才等老一代诗人同席对话,以他们充满青春朝气的作品和创作理念,让大家看到了诗歌传承不衰的魅力和希望。中央民族大学朱贝骨诗社夺得了本届诗歌节特设的“最佳高校诗刊奖”。“朱贝骨”是藏语音译,意为“永生”。正如这个名字一样,诗歌或许正在远离我们的视线,但却从不会缺席。

  ■不满“学生腔调”“愤青话语”

  朱贝骨诗社于2004年9月创立于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不久后《朱贝骨诗刊》创刊。当时的发刊词里写道:“真诚的诗歌语言,以及其所彰明的思维向度与生存姿态,正是对人云亦云的强力拒绝。优秀的诗歌作品具备直面并整合现实复杂性的品质,并能敏于发现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秘密’与‘神奇’,传达诗人对世界的独特认知。秉持上述的诗歌观,我们,几个高校诗人,朱贝骨诗社同仁,决意创办《朱贝骨诗刊》。不满于‘学生腔调’或‘愤青话语’,面对现实生活的高速与琐碎,坚持耐心的体会与表达,理应成为我们努力的方向;而对于无病呻吟或空泛赞颂一类的伪诗,我们则力求规避,与之保持清晰的距离。”

  起初的《朱贝骨诗刊》设定为双月刊,每刊50页,选取诗作大概20首,稿件来源主要为约稿所得,约稿对象是校园诗人和部分青年写作者,在征稿函中特别注明了“无稿酬”。诗刊分为“诗家园”“诗河畔”“诗漂流”“诗面孔”等栏目,除诗社成员作品及各高校和中央民族大学其他优秀稿件之外,还会选发部分少数民族语言和外语的翻译、原创诗歌,以及个人诗歌创作谈和诗歌评论等。这些设计看起来很是像模像样,就一份校园刊物而言可以说非常不错了,和正规的文学杂志相比也不差多少。但事实上,由于那时诗歌已经步入衰落期,这样的理想规模和状态并未持续多久。

  当北京青年报记者问起诗刊现在的情况时,现任诗社社长周子晗惋惜地说:“怎么可能还有双月刊,早就变成双年刊啦,这次诗歌节上获奖的《朱贝骨诗刊·柒》还是2016年出的。”甚至现在连双年刊都不一定能保证,周子晗说原打算今年推出的新一期诗刊还未进入付印阶段,看情形要拖到明年才能出来了。至于原因,他介绍,负责诗刊编辑工作的人本来就少,只有他和一两名诗社骨干,大家平时还要忙于学业和诗社日常事务,做诗刊只能见缝插针地抽时间。另外资金也是个问题,诗社平时活动的资金就都是靠向师生们众筹得来,出诗刊的费用还需专门再去筹集。

  ■抱团取暖

  不过周子晗从未对此感到过沮丧,相反他对诗社近些年的发展觉得还比较满意。上个月诗社刚刚完成了今年的社团招新,报名参加的新生有四五十人。据周子晗讲,他进入诗社的两年多来,基本每年招新的人数都保持在这个数目左右,和其他社团相比并不算太少。诗社每周五晚定期举办读诗会,选取一两首经典诗篇或是学生们自己的作品,让大家品读过后各抒己见,从创作技巧、立意等方面展开探讨。“不管新成员还是老成员,看到大家每次都准时来参加,态度也都很认真、很有热情,我还是挺感动的。”

  对于北京高校诗社和诗刊的整体状况,周子晗持乐观态度。他说就自己的了解,北京各大高校现在大部分还都保留有和诗歌相关的社团,比如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工业大学等,而且这些诗社互相之间都有联系,很团结,经常会通过微信群等方式进行沟通交流。“像我们正在做的这期诗刊,就是用微信向外校征稿的,诗友们也都乐于捧场,发给我们的都是这一两年来他们积累下的自己认为最好的作品。”

  另据北青报记者了解,这些高校诗社大多也都有自己的诗刊或是侧重于诗歌类的文学刊物,比如去年的第三届北京诗歌节上,就有19所高校诗社带来了其编辑、出版的13种诗歌刊物,其中有的已经坚守多年,如今仍在焕发生机,最具代表性的包括中国石油大学海燕文学社的《海燕诗集》、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的《未名湖》等。与海燕文学社同时诞生于1954年的《海燕诗集》自1992年起经历过两度停刊,2016年正式复刊后每年会出春季、秋季两期,去年9月的秋季刊印数达500册。时任文学社社长吴建邦说:“这是我们石油大学的原生态刊物,很多校友都想把它珍藏起来。”创办于1956年的五四文学社在1979年推出社刊《未名湖》,后来也遭遇停刊,2005年得以复刊,此后除偶有间断外,基本做到了每年一期。该刊物简介上自豪地宣称:“《未名湖》汇集了北大最优秀的诗歌写作者。”

  ■反抗晦涩人生的生存方式

  已从北京外国语大学毕业30年的诗人树才当年便是通过校园诗社活动爱上了诗歌,回首往昔,他有着无限感慨,“大学校园一直是诗歌的萌发之地,回想起我上大学的时候,虽然已经过了几十年,似乎还能感受到那种理想主义精神的激烈撞击。思想活跃、感触敏锐的大学生们组织起一个个诗歌社团,创办了各种诗报诗刊,举办朗诵会、研讨会等各式各样的诗歌活动及出版编辑诗集诗选,正是他们以不可忽视的力量推动着新诗潮的发展和流变。大学生诗人在那场诗歌大潮中也是人才频出,当下诗坛的中流砥柱譬如西川、海子等等,无一不是当时大学校园诗歌的产物。”

  在本届诗歌节上,也有不少校园诗人表示,诗歌、诗社和诗刊在今天的大学校园内尽管日趋边缘化,却依然是一道独特而不可或缺的人文风景。刚从中央民族大学当代文学专业硕士毕业的马小贵是朱贝骨诗社的老成员,已经在《朱贝骨诗刊》上发表了十几首作品。在马小贵看来,这本诗刊就像纪念册一样,记录下他最宝贵的青春记忆,“校园生活和成长过程中的各种忧郁、痛苦、快乐,我主要都是用诗歌来抒发和表达的,写诗的时候我就像是面对整个世界在唱歌、讲话。”

  正在读大三的周子晗和马小贵一样学的是文学专业,他说自己今后的就业方向是想致力于文学的学术研究方面,对诗歌的热衷可以算作一种学习和研究的需要,但诗歌对他乃至其他诗社同学们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诗歌的特质在于它能够生动、凝练地反映现实生活,又能寄托丰富的情感、情怀和思想,这些都易于和每个人自己的经验、想象相连通,尤其是思维活跃、富于激情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它所打动。我们诗社的作品很多都是对自己真实生活和心态的写照,大家觉得写诗这种方式又直接又畅快。再说诗歌的语言又那么美,节奏鲜明,还有着音乐一样的韵律,读诗、写诗都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因此周子晗说他和历届诗社的学哥、学姐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不管有多少困难,都要坚持把诗社和诗刊办下去,“既然诗歌已经没办法再成为社会主流,那我们就更要为热爱诗歌的人们多创造一些交流的空间,留住这一方净土。”就如同朱贝骨诗社的创办者在创社伊始便发出的郑重宣言:“我们相信,诗,不止于一种表达,同时也代表着反抗滞涩人生的生存方式;我们也相信,当代诗人不会缺席于当代生活。”

  文/本报记者 崔巍

  大学生诗歌节选

  品园秘密传说(节选)

  李海鹏

  身后,教学楼如巨帆鼓动。

  他们终于踱下楼梯,像几个水手

  享受着在冰山之间移位的快乐。

  不远处,一辆自行车一闪而过。

  多美啊!一头失群的小海豚

  跃过船舷片刻,又倏忽隐入海水。

  一团黑暗里,它独自找着什么呢——

  是初夏的弦月,还是八十年代痛失之鳍?

  浑河的三个瞬间(节选)

  王辰龙

  正月第六天,近岸的水底仍曝露,

  像田野

  在晚冬备孕,黑旧着,满是机械履带的碾痕

  孩子越过冻紧的沟壑,河心不再险恶,

  他

  懒散随后,仿佛过劳的轮胎,

  哈出二手烟霞

  与下午的家宴酒,

  并腾手拍下寒假、童年

  与林间那黄色挖掘机。

  新工程是沿河铺展的

  木板路,

  目光也绕满刨花的气味,

  看古树

  如电厂遗址的高炉,兀立于河岛。

  他们踩上

  冰面,鞋底残雪的闷响,

  被孩子听成水下

  巨怪的低喘:

  它停止南风季的饕餮,

  正猫冬

  半梦半醒地吐出计划经济的鱼骨。

  归来者

  又将骑起白色的带鱼速速入关,

  去乞活乞爱

  乞太平;

  而南岸,“外滩叁号”“新加坡城”

  已准备点灯,

  更多的家庭,

  把摇摆的工资单

  包入昨日水饺。

  忍冬鸟掠过桥下的足球场

  草坪常青,夕光里人造的不朽,冷硬而暧昧。

  照片提供/朱贝骨诗社

  11月9日电 今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登记注册局局长熊茂平表示,下一步,市场监管总局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巩固和完善企业开办“8.5”天工作成果,发挥中心城市以点带面效能,确保明年上半年在全国实现“8.5”天目标任务。

资料图: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资料图: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9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会上有记者提问,请问熊局长,我们都知道今年再压缩企业开办时间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想问一下,作为这项工作的重要牵头部门,市场监管总局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打算?

  熊茂平回应,近几年来,在税务、公安、发改、商务部门等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市场监管部门牵头开展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工作,取得一定成绩,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我国营商环境总体评价在190个经济体中位列46位,其中“开办企业”指标排名第28位。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从全国范围看,还存在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距离世界先进水平、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和广大人民群众期盼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熊茂平指出,下一步,为进一步深入推进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工作,市场监管部门将做出三方面的努力:

  一是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巩固和完善企业开办“8.5”天工作成果,发挥中心城市以点带面效能,确保明年上半年在全国实现“8.5”天目标任务。

  二是对标国际先进水平,抓紧研究部署本届政府任期内压缩企业开办时间至“5天内”工作。

  三是全面推进“企业开办全程网上办”改革试点,推进从企业登记全程电子化到企业开办的全程电子化,目前市场监管部门全程电子化改革已经覆盖到全国各省、覆盖全部市场主体、覆盖所有业务流程和环节,做到全覆盖、无纸化。继续引导老百姓通过网上办理,提高透明度和可预期性。打造“一窗受理、并行开办”的企业开办网上办理模式,大力推进电子营业执照等广泛应用,切实提升企业和群众办理企业开办事项的实际体验。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9日讯(记者杨国民)11月8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主办,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主办的人工智能论坛在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召开。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王彬颖出席论坛并致辞。阿联酋人工智能部部长奥拉马,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中国工程院院士、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王恩东,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高级AI专家米夏尔·兹姆斯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副院长魏文斌,新思科技高级副总裁阿科罗特在内的专家学者在论坛发表主题演讲。王恩东院士以《计算力,智慧时代生产力》为题,分享了对于当下AI产业发展的趋势洞察。

  过去10年,互联网一直是全球经济最大的亮点。10年前,全球市值TOP8排行榜中只有一家互联网企业,传统企业占据主流;而在2018年8月全球市值榜单中,TOP8的公司分别是苹果、亚马逊、Alphabet、微软、伯克希尔·哈撒威、Facebook、阿里巴巴和腾讯,只有一家非互联网企业伯克希尔。哈撒威入榜。这些高市值的互联网企业在服务器采购投入上也同样位居前列。

  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不仅体现在互联网产业,也体现在众多传统经济领域中,以传统零售业为例,从2009年到2017年传统零售产业增长了2.4倍,而互联网零售则增长了20倍,在整个零售产业中占比接近20%。产业互联网为传统产业带来了新的增长优势,计算力成为新兴产业发展及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新动能”。

  王恩东说,从技术上看,互联网对于经济的改变更多是计算对经济的改变,计算已经成为重要的社会生产力,成为衡量社会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关键指标之一。首先,同一领域内,规模越大的公司服务器采购量就越大,例如,市值TOP7互联网公司也是服务器采购量的全球TOP7。其次,国家和地区的GDP规模与服务器出货量之间高度相关,甚至是线性相关,例如GDP与服务器出货量的前四位均为美国、中国、日本和德国。放眼国内,市场容量的地域分布与各省经济总量分布基本是正比例关系,上海、北京、浙江等发达地区每万亿GDP对应的服务器保有量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由此可以看出,AI计算力发达的区域和城市,其数字化转型进程也走在前列,数字化转型要从计算力基础设施建设开始。

  AI是计算力最新的应用方式,也是目前计算改变社会经济的最高形式,观察AI的发展和应用,可以更好的把握计算产业的未来趋势。王恩东说,AI产业呈现出三个明显的发展趋势:即创新速度成为AI产业发展核心竞争力,AI产业化加速以及产业AI化。

  趋势一:创新速度是AI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当前,AI产业已经度过了产业导入期,AI公司之间的竞争更多是创新速度的竞争。好的计算平台可以加速模型训练速度,AI应用就能够更快速地适应需求的变化进行创新,从而得到更快速的推广,为企业赢得竞争力。据了解,在AI模型训练过程中,人工参数调整耗时与机器运行耗时大约分别占80%和20%,如果平台性能提高一倍,那么迭代周期就能缩短10%左右。因此,人工智能所需计算量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状态。另据OpenAI的分析报告,从2012年开始,AI训练所用的计算量呈现指数增长,平均每3.43个月便会翻倍,截止目前计算量扩大了30万倍。据估计,到2020年前,AI所需的计算量还会继续增长12倍。王恩东认为,要赢得创新速度,AI算力、算法等投资至关重要。

  趋势二:AI产业化在加速。AI产业化在加速发展,全球范围内,AI产业市场预估和AI领域投融资规模都很大,其中中国和美国是AI投融资额最大的两个国家。AI芯片、平台在内的AI算力也发展迅速,如NVIDIA市值在上半年接近两千亿美元,销售额也增长迅速。在国内,浪潮AI服务器占据了57%的市场份额。

  目前,中国人工智能论文总量和被引用数量均为全球第一、人工智能领域的融资额全球第一。截止2018年8月,中国人工智能企业为1011家,涵盖了新品、硬件、应用软件等多个产业环节。王恩东表示,虽然中国已经具备相对完整的AI产业体系,但在AI基础层,中国与美国仍有差距,还需继续加强AI算力等方面研究。

  趋势三:打破应用瓶颈,推进产业AI化。目前发展和应用AI的主体是各个互联网公司,但是能源、医疗、金融、零售等各个传统产业的AI化将为AI产业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同时AI也将推动包括制造业在内的各个产业的转型升级。

  王恩东指出,传统产业转型AI存在鸿沟。当前,传统行业AI转型面临AI人才、技术等问题。传统用户AI人才短缺,同时没有技术能力 进行算法开发、模型选择、算法优化、实施部署等具体工作,应用瓶颈普遍存在于各个行业。传统产业AI化需要构建产业新生态,打破应用瓶颈。

  目前,一些技术能力较强、产业影响力大的企业,发挥自己的平台作用,把ISV、AI应用开发商整合起来,合作共赢,为客户提供整体方案,解决了这个问题。如百度提出ABC三位一体战略,全力推进新兴技术与各行业的深度融合,成为应用最广泛的AI供应商;浪潮一直致力于构建深入行业的生态系统,强化产品创新能力,针对客户和关键场景进行定制化联合创新开发AI计算软硬件,提供端到端AI系统方案及开发工具赋能行业应用。

原标题:输液误输成洗衣液水 安徽4岁男孩差点丢了命

近日,安徽省儿童医院迎来了一位“特殊”的中毒患儿,年仅4岁的男孩竟然在输液时错输成洗衣液水。医生表示,误服中毒的很多,但这种因输液中毒的还是第一次见。经过多科联合抢救,现在孩子已度过了危险期,生命体征平稳,脏器功能正常。

小可(化名)家住阜阳市颍泉区,9月15日,因出现咳嗽、呼吸急促症状并伴有喘息在当地诊所雾化吸入治疗,后带药在家中自行输液治疗(医生上门打针)。19日上午,妈妈在洗衣服时,8岁的姐姐用针管将妈妈漂洗衣服所剩的洗衣液水注入空的静脉输液瓶玩耍,又随手和其它的输液瓶放到了一起。等给小可“换水”时,妈妈“阴差阳错”地随手拿起注入了洗衣液水的输液瓶。

“输了大概10分钟,孩子突然说胳膊疼,我看了一下,胳膊没有肿,也没有什么其它症状,又看了看输液瓶,发现里面有沙子,这才想起来可能就是那瓶洗衣液水。”小可的妈妈回忆说,“把孩子送到当地市人民医院就诊,途中孩子一直呕吐,还喊着头痛、四肢疼,全身都不舒服。”

当地市人民医院予以急救处理后,小可精神状态仍较差,为求进一步诊疗,家人将孩子转到了安徽省儿童医院。

“孩子通过绿色通道转来时,反应差、表情淡漠、呼吸和心率特别快,我们随即予以了抗感染、抗凝、补液和保护重要脏器等抢救处理措施。”重症医学科(PICU)主任金丹群说。

考虑到洗衣液的化学成分,还有水中的杂质和菌落,随血液进入体内会引起败血症、血栓、溶血等危险情况,甚至可能引起多脏器功能衰竭。为了将这些成分清除体内,金丹群主任联系了肾内科徐达良副主任医师会诊,并决定采用血液透析滤过联合血液灌流治疗。

19日下午医生对小可进行了血液净化治疗,从下午2点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徐达良介绍,通过灌流的吸附作用有效清除了大分子物质,连续肾脏替代疗法的透析滤过了小分子物质,并且清除了机体感染所产生的炎症因子,也维持了体内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

“小可本来就是因为咳嗽、呼吸急促才输液的,经过这么一折腾,现在转变成了重度肺炎,这给治疗和康复增加了一定难度。”徐达良表示,好在经过及时有效的多学科联合救治,小可已平安度过了危险期,生命体征平稳,脏器功能正常,目前正在积极康复中。

来源:中安在线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