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用偷来的手机绑定偷来的卡 小偷给自己发2162元红包

华商报讯(记者 王培民 通讯员 屈小宁)10月9日晚,石泉县城关派出所接到有人报警称,自己放在租住房子里的银行卡被盗刷,卡内2162元被转走。令当事人郁闷的是,小偷不知道密码,咋把钱转走了?

■作案

偷到银行卡无法变现

注册微信给自己发红包

民警接警后立即前往现场勘察。根据盗贼作案时间段和手段特点,断定为熟人或周边住户作案,迅速锁定了几名嫌疑对象,之后又通过细致走访和技术调查,将目标锁定在受害人附近租户李某身上。

李某今年24岁,无业,办案民警以采集信息为由“登门拜访”。

与民警对话时,李某眼神躲避、心神不定,回答问题也含糊不清。在民警盘问几个回合后,李某便招架不住,交待了其盗窃他人银行卡的作案经过。

据李某供述,10月9日晚10时许,他乘受害人外出,便随即溜门入室,在受害人屋内只找到一张银行卡和一部旧手机,不甘心到手的卡变不了现金,遂利用受害人手机注册了微信账号,然后绑定所盗的银行卡,再通过发红包方式先后多次将卡内现金2162元全部转走,得手后,李某将银行卡丢弃。受害人回家看手机在就没有注意,后来发现银行卡不见了,一查账户才发现钱没了,这才立即报警。

■提醒

妥善保管手机和银行卡

最好不要放在一起

银行卡密码窃贼并不知道,钱怎么没了?办案民警解释说,银行卡密码是持卡人在银行系统包括ATM机存取时设置的密码,但微信支付密码是持机人自己设定的,与银行卡密码无关。李某绑定失主银行卡操作时,手机会收到一个验证码,因为银行卡都绑定持卡人的电话号码,而失主的手机就在窃贼李某手里,李某于是实现了注册绑定成功,随后又设置了微信支付密码。另外李某也比较狡猾,采取发红包的方式分数次盗窃失主钱财,因为转账有记录痕迹,而发红包记录痕迹模糊,难以查询。

民警提醒:微信红包、转帐,以及支付宝等支付方式虽然使用起来很方便,但也存在漏洞,提醒一定要妥善保管自己的手机和银行卡。特别提醒:银行卡和手机最好不要放一起,手机也最好设置个解锁密码。

据了解,2016年石泉警方在开展“深化破小案,严打盗抢骗”行董以来,先后破了盗窃、诈骗案277宗,把82个“贼娃子”、“骗子”诉上了法庭,在侦办此类案件中,也多亏了高科技手段的运用。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为何明星片酬越来越高?

节目同质化只能拼明星,“一千万不来,就两千万”。

据公开数据显示,去年综艺节目数量相较2015年翻了一倍,然而,面对近400档的综艺总数,观众表现出的却是审美疲劳与心理麻木,综艺市场同质化现象严重。有限明星资源的争抢,导致明星片酬暴增。

H先生透露,健康的明星片酬跟制作费的比例是五比五,而现在一般是七比三,甚至高达八比二。“一档节目的出品方、出资方很多,包括冠名商、特约赞助,带着硬广,一季节目谈下来好几个亿。打个比方,一个亿的费用,七千万甚至八千万给明星。”

“现在这个市场就是,你不给这个钱,人家给得起。客户有钱,只认明星砸钱。一千万不来,就两千万。井柏然参加真人秀《我们战斗吧》,每期500万,仍有人抢着给。这都是由市场决定的,你没办法评价。”

制作费用下降,质量难得保证。观众对节目本身兴趣寥寥,只为追逐大牌明星。资本哄抬明星片酬,由此进入恶性循环。电视评论人Y先生表示,很多时候,明星片酬是炒起来的。“其实一开始,一线明星不见得想来,但价格高到离谱时,比如市价2000万被抬到6000万,最后还是选择来吧。很多明星是通过抬高价格婉拒,但后来发现这些金主确实有钱,多高都出得起。”

出现乱象

某大牌女艺人“觉得高兴了就录,不高兴就不录。”

拍摄要30天,投资方要20天。这个导演不接,那个导演接,说15天就能干完。

某小鲜肉参加某档真人秀时,经纪公司要求节目组少拍笑脸,因为担心艺人笑起来不帅。

这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妥协。H先生说,“问题是现在妥协的人多,不妥协的人少。”但他并不埋怨这样的商业逻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人肯花这个钱,也有人能赚回来。综艺节目是广告客户体系,广告成本至少要覆盖节目的制作成本。每年的广告冠名会,一个节目冠名几个亿,制作成本就靠着冠名费收回来,所以现在百分百的节目都依靠赞助商。”

趋势:资本越来越不瞎投,看中好内容

只是现在,资本越来越“不敢投”。这种谨慎在网综节目的冠名上,体现得更明显。电视评论人Y先生犀利指出,有好多节目都处于“裸奔”状态,“像《胜利的游戏》此前一直没有招到商,几个月之前才有客户进来。去年腾讯自制的《看你往哪儿跑》,只做了六期,也是因为没有一个赞助商进来。几大卫视方面,湖南、浙江、江苏、东方招商能力都不如以前,很多项目都在等招商,很多方案也都活跃在PPT和招商会上,但最后,流产了不少。”

究其原因,评论人Y先生表示:一是政策上限制了依赖外国模式的综艺节目,国内综艺原创能力不足,对广告商的吸引力越来越小。第二,经济大环境导致不再有大规模的媒体投放。

“最终这个商品能否畅销,最关键还是由内容本身决定。组了一个很大的明星的盘子,节目出来并不一定成功。”业内人士H先生说,比如真人秀《真心英雄》、《全员加速中》、《挑战者联盟》、《跨界冰雪王》,这些节目都不缺明星,但效果没爆。“好的综艺节目,永远是用内容来带动人,而不是用人来带动内容。最终能够在市场上变现的,还是那些好内容。认识到这些的不仅仅是制作方,广告客户也会越来越认识到这些。”H表示。Y先生也认为,两年前资本疯狂投入,而现在,大家都“玩儿明白了”。像现在常年冠名的广告商等都很明白这个道理。

资料图:里贝里。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资料图:里贝里。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11月6日电 根据德国媒体《踢球者》的消息,拜仁球员罗本、里贝里、穆勒和胡梅尔斯因为上场时间问题与主教练科瓦奇意见不和,他们也正在推动科瓦奇下课事宜。

  据报道称,由于球队落后多特蒙德已达4分,再加上穆勒妻子对科瓦奇不满的时间,拜仁队内的气氛并不和谐。罗本也表示了对他在队中角色的不满。因此,他们四个正在积极推动让科瓦奇下课的相关事宜。

  不过报道还表示,俱乐部对科瓦奇的态度则正相反,即使拜仁在周末与多特的比赛中没能获胜,管理层依然对科瓦奇表示支持。(完)

泰国留学生在华学习高铁技术 自己动手维修仪器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 滚动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