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9日电 今日,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登记注册局局长熊茂平表示,下一步,市场监管总局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巩固和完善企业开办“8.5”天工作成果,发挥中心城市以点带面效能,确保明年上半年在全国实现“8.5”天目标任务。

资料图: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资料图: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9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会上有记者提问,请问熊局长,我们都知道今年再压缩企业开办时间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想问一下,作为这项工作的重要牵头部门,市场监管总局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工作打算?

  熊茂平回应,近几年来,在税务、公安、发改、商务部门等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市场监管部门牵头开展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工作,取得一定成绩,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显示,我国营商环境总体评价在190个经济体中位列46位,其中“开办企业”指标排名第28位。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从全国范围看,还存在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距离世界先进水平、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和广大人民群众期盼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熊茂平指出,下一步,为进一步深入推进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工作,市场监管部门将做出三方面的努力:

  一是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巩固和完善企业开办“8.5”天工作成果,发挥中心城市以点带面效能,确保明年上半年在全国实现“8.5”天目标任务。

  二是对标国际先进水平,抓紧研究部署本届政府任期内压缩企业开办时间至“5天内”工作。

  三是全面推进“企业开办全程网上办”改革试点,推进从企业登记全程电子化到企业开办的全程电子化,目前市场监管部门全程电子化改革已经覆盖到全国各省、覆盖全部市场主体、覆盖所有业务流程和环节,做到全覆盖、无纸化。继续引导老百姓通过网上办理,提高透明度和可预期性。打造“一窗受理、并行开办”的企业开办网上办理模式,大力推进电子营业执照等广泛应用,切实提升企业和群众办理企业开办事项的实际体验。

  11月8日电 据欧洲《星岛日报》7日报道,英国与欧盟尚未达成脱欧协议。专家警告,无协议脱欧可能导致英国国民进入欧盟时支付大额签证费,一些英国人或取消赴欧度假。

  上个月,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表示脱欧谈判已完成95%,但无法消解国内对无协议脱欧的忧虑。专家称,若英国无法与欧盟达成旅游及边境方面的商协,英国人前往欧洲度假就要交签证费。

资料图:游客聚集在意大利罗马的圣母大教堂。资料图:游客聚集在意大利罗马的圣母大教堂。

  报道称,西班牙、希腊、葡萄牙、意大利等深受英人喜爱的热门旅游国家,将收取每位成人60欧元,相当于52.6英镑的签证费用。年龄介于6至12岁的儿童,进入申根区域则需付35欧元,即30.7英镑。凭申根签证进入申根国,最长可逗留90日。

  根据申根协定,持有任意成员国有效身份证或签证的人可以在所有成员国境内自由流动。申根区域包括欧盟大部分成员国,还有挪威、冰岛、瑞士、列支敦斯登等非欧盟成员国。英国和爱尔兰则并未加入申根区域。

  伦敦世界旅游展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如果需要签证,58%英国人表示会前往其他国家度假。

  专家指出,脱欧后赴欧的英国人难逃签证费用。若英国与欧盟达成某种协议,就算无需签证,也要支付7镑的入境费,该费用2020年起生效。研究结果指出,40%以上的英国人认为脱欧将影响2019年的假期安排,三分之一受访者担心欧洲旅行成本增加。

  11月8日电 据南美侨报网编译报道,在近日公布的一项生活成本排名中,巴拿马再次被列为拉丁美洲最昂贵的城市之一。

  巴拿马网站“PanamáOn”11月6日报道,国际时事分析评论网站“世界秩序(El Orden Mundial,简称EOM)”近日公布的一项拉丁美洲各地生活成本排名显示,巴拿马城是该地区最“昂贵”的城市之一,仅次于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和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

  由“世界秩序”网站制作的该排名,综合了网络信息库Expatistan和Numbeo,以及顾问公司美世(Mercer)、跨国投资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瑞银集团(UBS)搜集到的相关信息。调查分析人员主要对生活基本开支和住宿开支进行了对比,希望能够从中反映出受调查地区民众的生活满意度。

  根据该排名,目前生活成本最高的5个拉丁美洲城市为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得分99.1)、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得分86.5)、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城(得分85)、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 (得分79.5)和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得分73.8)。

  在此前瑞银集团的全球“最贵”城市排名更是把巴拿马城列在了拉美地区首位,该版排名将分析重点放在了商品和服务价格和劳动人群平均收入之间的关系上。

  一直在路上一直在行走一直在寻找

  在今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片长仅86分钟的《撞死了一只羊》作为唯一一部中国参赛片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的最佳剧本奖。比起《塔洛》的写实,这一次万玛才旦带给影迷的是一个颇具魔幻色彩的荒诞寓言故事。有外媒指出,其影片的色彩、风格,可与贾木许、考里斯马基参照对比。近日,北青艺评对导演万玛才旦进行了专访。

  北青艺评:可不可以介绍下这个电影项目的前因后果,您是如何与泽东公司合作,由王家卫导演担任影片监制的?

  万玛才旦:我先看到次仁罗布短篇小说《杀手》,对小说的叙事、结构和讲述方法都很感兴趣,所以就决定做这部电影。但这是个短篇小说,只有7000多字,容量不够,于是我就把自己的一个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也加了进来,两个小说糅在一起写出了这个剧本。完成创作已经三四年了吧,这期间参加了釜山电影节,拿了一个剧本大奖。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立项,暂时就放下。

  去年,我想做一个藏族题材的电影,也做了很多的考察。后来那个想做的项目没有立项,这个项目却拿到拍摄许可证,而且剧本也比较成熟,于是就和王家卫一起合作了这个项目。所以是很多的偶然性导致了最后的结果。电影创作可能跟其他的创作不一样,你本来计划今年要做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因为种种原因就是实现不了。而另一个项目偶然之中又有了可能性,可以做了。好在这些作品都是我自己想做的,在筹备计划之中的。

  北青艺评:你选择自己的小说改编,同时又融合了另一部小说《杀手》,它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选择把二者关联到一起?

  万玛才旦:这两部小说在形式上都是路上的故事,都有一个司机,司机遇见了一个杀手。我那个小说是司机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他因此需要完成一段救赎。杀手也是,他要寻找自己的杀父仇人,最后放下了。

  我觉得这两个小说是可以互补的。比如说这个司机撞死一只羊,这可以作为他们的一个前史,两个主人公就像一个人的两面或者映照彼此的两面镜子,通过他们的经历可以补充或者营造出另一个人的经历。所以,我就觉得这两个小说合在一起的话会特别好,不是那种1+1=2的简单累加,而是1+1=3的效果。

  当然他们也有很多不同,是不一样的人,我把两个小说里的人物特点都糅合到了影片人物的创作中,最后两个主人公(司机和杀手)用了一个名字,都叫金巴。一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不同的名字,拍之前才确定了这个方向,后来找到演员金巴,我就确定了就用这个名字。因为佛教里面“金巴”包含了施舍的意思。我觉得用在这个电影里面特别合适,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整体框架的一个荒诞性。

  北青艺评:您的剧本创作通常是一个人完成,还是集体合作的结果?

  万玛才旦:我就一个人创作,之后会做一个讨论吧。

  北青艺评:影片的拍摄团队基本上是您一贯的拍摄团队,在这样的背景下,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是如何参与进来的呢?

  万玛才旦:因为之前的合作,就是那个想做却暂时没有做成的项目,而这个项目已经很成熟了。他看了之后也认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片子,就一起合作了。

  北青艺评:之前的《寻找智美高登》《塔洛》,还有这部片,这些主人公们都在路上,在行走,在寻找。这是你个人状态的一种反射,还是一种创作偏好?

  万玛才旦:应该是跟我自己的心态和状态有关系吧。每个片子的主题都是不一样的,但综合观之又呈现出了那样一个整体的面貌。这次是寻找仇人,《塔洛》也可以说是在寻找。这个可能是创作呈现出来的一个共性,我们自己没有特意地去呈现这样一个共性,都是无意识的,可能跟我的心态、处境都有关系。

  北青艺评:那您觉得自己的心态和处境怎么样?

  万玛才旦:在生活和创作两方面,可能都有一个寻找的方向在里面,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的寻根文学,它要找到一种文化的根,可能《寻找智美高登》在这一点上比较明显。它跟随这个人物,要找到一个失落的文化精神,它的源头。我一直就在做这样的寻找,我觉得这可能跟个人,包括大的文化处境,以及一个文化的生存状况都有关系。

  北青艺评:片子看完之后,我听到有记者说能够看到王家卫的风格。王家卫的东西也不是特别写实,有种梦幻的感觉,你这个片子中不光是风格,其实主题也是,关于梦。在艺术创作中,你们二人有怎样的互动?

  万玛才旦:我觉得我的风格肯定没有受影响,小说和剧本本来就呈现了那样的风貌。不是说跟王家卫合作就一定要往他的那个方向上靠,完全没有。

  北青艺评:你们二位作为合作者,又都是导演,两人艺术创作上的交流多吗?

  万玛才旦:他是监制,所以会提一些专业性的意见。这些意见对片子最后的形成有很大的帮助。专业性主要是指技术上的,泽东公司提供了很多专业的技术,剪辑是他之前的剪辑,还有声音、音乐,提供了更加专业的保障。

  北青艺评:您是文学出身的,在作品中可以体会到有一种文学的东西在里边,影像风格也很突出,在文学和影像之间是一个怎样的通道将两者融合到一起?

  万玛才旦:两者肯定是互相有影响的。我之前做文学,后来学电影、做电影,现在看,自己写的小说肯定会受到电影的影响,电影肯定也会受到文学的影响。但是,两者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表达。文学要转化成影像,比如说本来是一个小说,要改编成电影,首先就要小说剧本化,在这个剧本化的过程中,你就要有影像的思维、电影的思维,可能文学里面的有些情节有些细节甚至有些对白,是不适合电影表达的,那就要去掉,然后要增加影像化的东西。比如说《塔洛》里面,塔洛遇到这只羊之后,他上山,一个人,这个状态在小说里面是一句话就带过的:“塔洛在山上呆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就回来了。”读者可以自行想象补充。但是在电影里面不行,你需要通过影像来强化塔洛的这种孤独的状态,所以就用了很大的篇幅。十几分钟,而且完全没有台词,那这种表达就是要用影像来呈现。这样的转换、这样的补充在文学作品影像化的过程中肯定是很多的。

  北青艺评:影片中是撞死了一只羊,但我在想就是没有撞死这只羊,可能该发生的这些事还是会发生。而在《塔洛》里边也有动物陪伴在人的身边,发生一系列的事。影片中的动物仅仅是一个道具,还是有其他一些所指?

  万玛才旦:我觉得《塔洛》里面的羊跟《撞死了一只羊》里面的羊是不一样的。《塔洛》里面塔洛一直会随身带着一只小羊羔,那只小羊羔的命运可能跟塔洛是比较相似的。比如说一开始塔洛说这个小羊羔的妈妈是被狼咬死的,最后小羊羔自己也被狼咬死了。它的命运跟塔洛的命运是互相对照的,可以做一个参照物。

  但是《撞死了一只羊》里面这只羊可能就具有一种荒诞性,所以我们在拍的时候也是选择那种很荒凉的场景,选择了可可西里无人区,拍的时候也是尽量回避其他动物,尤其是一些牛羊啊,就是希望增强它的那种荒诞性。它就像一个寓言。你按逻辑推理的话,可能不是完全成立,荒无人烟的地方哪来一只羊?司机撞了一只羊,然后他有这样一个罪恶感,这样一个救赎的心态,我觉得这可以作为杀手的一个心路历程的补充。那个仇人玛扎,他一直有那样的救赎感、罪恶感,一直通过自己的行动在救赎,所以他们的那些行动是互补的。到最后司机所经历的就是杀手经历的。虽然杀手后半段没出现,但是司机代替那个杀手呈现了他的经历。所以这些都是互补的,就是说他们像两面镜子,互相对照。

  北青艺评:杀手去杀仇人,最后放下了。司机却做了一场梦,梦里杀死了杀手的仇人。你认为这种放下和梦里的杀人就算是获得救赎了吗?对于救赎,很想听你再多解释一点。

  万玛才旦:对杀手来说就是放下,不是救赎。对那个玛扎来说就是救赎。他通过行善积德来达到自己的救赎。

  北青艺评:救赎和这场梦是没有关系的?

  万玛才旦:肯定是有关系的。但这个肯定不能按逻辑推理,这不是一个逻辑的东西。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这样说,杀手虽然放下了,但是他逃脱不掉那种传统,周而复始的那种传统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所以这个司机在梦中充当了杀手,让他可以彻底放下。

  然后仇人玛扎也是,虽然杀手金巴没有杀他,但是他那种心理压力负罪感还是消磨不掉的。所以司机就是代替杀手在梦中杀了他,就是一个彻底的放下,彻底的解脱,就是一个传统的完全的结束。在康巴地区,有一个复仇的传统,有人杀了你的父亲,你这辈子的使命就是要杀那个仇人。这里两个人虽然一个人放下了,一个人解脱了,但这并不是救赎,他们也不可能逃离那种传统。

  放过杀父仇人就是一种耻辱,这是康巴人的传统。所以如果你要彻底放下的话,那个司机就要替他们去真正达到放下,就是因为个体的觉醒,所以我说这个电影其实讲的就是一个个体的觉醒,一个族群的觉醒。一个民族如果那种传统周而复始的话,杀手金巴杀了他的仇人,仇人的儿子正在长大,他的儿子也有使命再去杀他,那个传统是循环的,永远终结不了。所以说,需要完全的放下,完全的解脱。

  北青艺评:你的新片是对这种传统表达一种反对吗?

  万玛才旦: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反对这种传统。

  北青艺评:看完电影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我看到你在一篇采访中说,司机金巴撞死羊后,有一个镜头是水中倒影,他穿上杀手的衣服就变成了杀手。但这个镜头我第一遍的时候真的没看到,这部电影可能应该看很多遍。你要传达很多东西,观众体会不到或者丢失了,对于创作者来说,会遗憾吗?

  万玛才旦:作为创作者,我没有什么遗憾,按自己的方式表达到就好了。对梦境的特殊处理,不可能像一般对梦境的处理方式那样去表达。我觉得表现最后的梦境,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那可能就是进入梦境的一个方法。进入梦境那场戏其实很明显,哪怕你看不到换衣服这样的细节,我觉得还是能理解的,因为他睡觉了嘛。

  北青艺评:剧组拍摄这个片的时候,真的撞死了一只羊吗?

  万玛才旦:没有,这怎么可能。不过那场戏拍了很多次,反反复复。难的是一些细节的准确呈现,你不能真的去撞死一只羊,或者直接就简单地去撞死它,那就没意思了,可能就没有层次没有那种丰富感。所以需要通过不同的细节,来慢慢地让观众进入这种悬念中,进入这种荒诞感,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北青艺评:在可可西里拍摄环境艰苦,你们拍了多长时间?

  万玛才旦:40天。我们遇到的困难主要是气候的挑战,海拔5000多米,剧组很多人都不适应那样的高海拔地区。

  北青艺评:藏族文化中有很多宗教与神秘色彩的东西,在你的影片中或多或少都有表现。这些东西很重要吗?会给你很多灵感吗?

  万玛才旦:我就是依附这些来创作,根植于这种藏文化的基础之上。我不会去强调这些元素,但回避它也不可能,空气里就存在着这些东西。你要表现藏人的生活、藏人的社会,那这些是融入藏人生活中的元素。

  北青艺评:影片中有卖羊肉的露天集市,也有藏人在餐馆里吃饭,这个是现在藏族生活的一个真实的状态,还是根据剧情的风格化表达?

  万玛才旦:也不完全真实吧,这些的确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我们还是要跟这个影片的剧情、情绪有关系的。

  北青艺评:藏族文化博大精深,那你作为一个藏族导演会不会有使命感,希望把这些东西更真实地展示出来,为人们所了解?

  万玛才旦:没有使命感,但我可能有义务。作为一个创作者、作为一个导演,我首先拍的是电影,而不是为了传播藏族文化才去拍电影。

  北青艺评:你之前的《塔洛》很写实,新作却有一种魔幻的感觉。在创作中针对这个片子的风格和主题,以及对色彩运用是怎样考虑的?

  万玛才旦:每个故事肯定都有适合自己的一个形式,所以你必须得找到这个片子哪种形式最合适,影片中的色彩主要有三块,现实部分主要是彩色,回忆部分是黑白,然后梦境还可能有不同于一般的色彩。不同的色彩,跟它表现内容是有关系的。 文/刘敏

  中国侨网11月6日电 据中国驻釜山总领事馆消息,今年以来,中国驻釜山总领馆大力开展面向领区中国留学生的“领保进校园,平安留学”系列活动。总领馆通过发布领事提醒、召开留学生干部领保工作座谈会、与领区高校建立工作网络、赴高校开展领保专题讲座等,努力提高广大留学生守法及风险意识,增强辨识和防范能力,着力打造“平安留学”工程。

总领馆与使馆联合举办领保座谈会总领馆与使馆联合举办领保座谈会

  9月4日,总领馆与驻韩国使馆教育处共同举办领区中国留学生学联干部领保工作座谈会。郭鹏总领事出席并致辞,30余名留学生干部代表与会。座谈会上,郭鹏总领事等就涉留学生案件等情况,要求学生干部带头学法守法,积极发挥作用,配合做好领保进校园、安全知识宣介等工作,维护好广大留学生合法权益,助力留学生平安留学;并听取了学生干部对涉留学生安全教育工作的建议。

  总领馆积极与釜山国际交流财团、有关高校国际交流处加强沟通交流,了解留学生情况,共同探讨如何加强涉留学生安全教育及案件处置等;与学校建立联络机制,完善涉留学生安全工作网络。

  今年以来,总领馆先后在仁济大学、釜山科技大学、东西大学、釜山大学、岭南大学、庆北大学、东明大学、釜庆大学等高校举办10场领保讲座,中国留学生直接间接受众达数千人。讲座内容重点介绍留学生常遇案件类型,如电信诈骗、电话套餐陷井、替考、代购、交通安全、失联、为他人携带物品过关、打架斗殴、租房纠纷、非法中介、非法学车陪练等,通过大量案例以案说法,提醒留学生注意事项。有关高校和留学生反馈积极,普遍认为领保讲座针对性强、内容全面、务实管用。

  针对领区涉留学生电信诈骗案频发情况,总领馆梳理汇总各类电诈骗类型,以案例形式,及时发布领事提醒。通过外交部“领事直通车”、总领馆官网、留学生地区学联QQ及微信群,对留学生广而告知。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